[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 A+
所属分类:夜会
摘要

美雪也说过,夜会13是一个新的阶段。这次的DVD并没有像以前般以实景加舞台,是完全的舞台。明最后变成了影子,而影子变成了明,真的有种看「银河铁路」的感觉。Miyuki又以特长假发出场。除了主要演员外,这次演出人数不少于Vol.10的「海啸」,连鲑鱼(鲑鱼)也出现了!! Miyuki最后的“鲑鱼, Dance”真的是又美又性感呢!! 一点也不像已经52岁的人……

明和丈夫到外地新婚旅行之中,丈夫因为遭陷害而被判死刑,而明因为出言侮辱当地法官而被驱逐出境。明离开后,被引导而住进一间奇怪的旅馆。和她一起的,还有有自己意志的明的影子。最后得保险调查员的帮助,明丈夫终于沉冤得雪,可是丈夫却认不得明了......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VOL.13 海报

 

       后感:

       美雪也说过,夜会13是一个新的阶段。这次的DVD并没有像以前般以实景加舞台,是完全的舞台。明最后变成了影子,而影子变成了明,真的有种看「银河铁路」的感觉。Miyuki又以特长假发出场。除了主要演员外,这次演出人数不少于Vol.10的「海啸」,连鲑鱼(鲑鱼)也出现了!! Miyuki最后的“鲑鱼, Dance”真的是又美又性感呢!! 一点也不像已经52岁的人......

       以上文字摘自以美雪为主题的网站 地上之星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VOL.13  DVD封面 

 

期    间:  2004年1月3日(土)~2004年1月28日(水)

公演数:   20

时    间: 2時間15分

 

 

<第一幕>

 

第1場 アパート

          01 サヨナラ・コンニチハ(中島)

          02 線路の外の風景(中島)

          03 分水嶺(中島・杉本)

          04 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中島・杉本)

 

第2場 リゾート・ホテル

          05 パーティー・ライツ(中島)

          06 闇夜のテーブル(杉本・宮下)

 

第3場 リゾート・ホテル~法廷~列車

          07 情婦の証言(中島)

          08 ティムを探して(中島)

 

第4場 列車~廃駅~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09 廃線のお知らせ(中島)

          10 遺失物預り所(宮下)

          11 水を点して火を汲んで(杉本)

          12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中島)

 

<第二幕>

 

第5場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13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中島)

          14 メビウスの帯はねじれる(杉本・中島)

          15 DOORS TO DOORS(中島)

 

第6場 廃墟堰

          16 リゾート・ラッシュ(宮下・杉本・中島)

          17 水の線路(宮下・杉本)

          18 我が祖国は風の彼方(中島・宮下・杉本・濱田・香坂)

          19 三日月の湖(中島)

          20 帰れない者たちへ(中島)

          21 月夜同舟(中島)

 

第7場 転轍

          22 命のリレー(中島)

          23 サーモン・ダンス(中島)

          24 二隻の舟(中島)

 

第8場 法廷

          25 無限軌道(中島)

          26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中島)

 

第9場 アパート

          27 サーモン・ダンス(中島)

          (舞台挨拶に替えて)~命のリレー(中島)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一些DVD视频截图: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第13回 「24:00到达0:00出发」  以下文字来自竑广。

 

 

       夜空中航行在水之轨道的时光列车、空间方向颠倒的幻象饭店,一段为拯救爱人不惜被遗忘的浪漫幻想故事...

       这篇文章包括了夜会13的故事概要、剧本全译、先前刊过的相关访谈与作家刘黎儿观剧心得等文章,不想知道相关剧情的人请勿点阅。

 

故事大纲:

 

       梦想成为设计师而出现在都市的故事主角AKARI(意思为光明),今年已经41岁了,她过着一如往常的日子,忙着工作上的大小事情。

       某一天晚上,正在用缝纫机赶工的她,因为工作得太晚,过度劳累,突然激烈地头痛而昏倒了!她漂流在生死的境地,作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
..

       电台打电话来说得了海外旅游的大奖,虽然自己并不记得有参加过这样的抽奖,却还是收下。而后在海外旅行之时,竟然卷入了杀人案件,丈夫被元凶所陷害,判决死刑!AKARI因为不服而大闹法庭,被判决放逐到国外去。于是,她来到预定要送她到国外的火车月台。

       在森林中的火车站,AKARI坐在长椅上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存在的一只饭店钥匙,钥匙上附着一小块牌子,上面写着:980tim。接着饭店的侍者出现了,在他的引导下,来到一间不寻常的饭店。好像会骗人的图画一般,里面的楼梯往上走会走到下一层,往下走会走到上一层,还有没有钥匙孔的房门、消失的客房、彷徨的旅客等等的景象。 

       而这里其实是,过度开发观光事业后被放弃的饭店。建筑草率,成为废墟的一处地方。看起来倒像是挡在河口的水堤,而成为被阻断在这里的鲑鱼的灵魂坟场。侍者对AKARI说了实话:「是我们叫妳到这里的。」「为什么要我到这种地方呢?」「因为,妳应该也在寻找属于妳自己的河川吧。」 

       就在把回不到故乡的鲑鱼的叹息与迷惑跟自己的处境重迭之际,AKARI看穿了这个牢狱般的废弃水堤的真面目。这个残酷的废弃水堤,可能是本来往上的河道的某处,被无理地阻断后所形成的人工支流吧。如此思考之后,找了半天,终于找回水之线路的转辙机。随即轰声巨响,打开了水门。在水沫中,众多鲑鱼的灵魂往原生的河川回溯上游,而被水吞没、冲走的AKARI也感觉有人抓住她的手腕往上游。回过神来的时候,被自称是保险调查员的男人拉着手来到法庭,调查员主张AKARI之前被抓的丈夫是无罪的,但是这也要AKARI以第三者的身份证明才能成立。在舍弃与情人的关系和希望情人活下去的愿望之间,AKARI做了最后的决定,她说:「是的。我们没有关系。」

...
..

       也不知道昏迷到现在过了多久。不再想梦中的事情,她回到工作台做事,但工作台已经变了,从放缝纫机的桌子变成了设计师专用的桌子。现在AKARI已经成为一个新秀设计师。她懂了:「现在这里,已经跟之前昏倒时的世界不同了,这么说那水的线路就是命运的线路吧?」....

       在生与死的境地,和自己的影子一同旅行的AKARI,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银河铁道上运行的一切。这是一个有着许多生命的故事,一场永不结束的命运旅行的故事。

 

       取自夜会13DVD内说明书的介绍。       译/竑广

 

 

 

 

演员、故事背景:

 

       合演的演员有长期的合作对象香坂千晶和初次登场的诗人三代目鱼武滨田成夫。这次故事的灵感来自宫泽贤治的名作银河铁道之夜。中岛饰演设计师、香坂饰演影子、滨田饰演鲑鱼。

       全剧情、歌词。译/wen

 

 

<第一幕>

 

01 サヨナラ・コンニチハ 中島

       再见了;你可好?

       夜空中满天的星星,传来火车声。平交道铃声,列车通过。 ∮再见;你好∮ 1.再见;你好,这两者的接点到底从哪里到哪里,于不知不觉中越了过。再见;你好,这两者的界线到底何时看得见,何时会消失,于不知觉中通过了。这条线不但是终点也是起点,而且线有许多条,有如成群的银色长江。互不相识者,搭乘于漂浮着的轨道上。在一无所有的真空中,无止境的每站停靠,穿梭于存在与无垠之间。再见了;你可好?再见了;你可好?再见了;你可好?再见了;你可好?(重复演唱一次)。

 

02 線路の外の風景 中島

       女主角AKARI走进房间,坐在裁缝机前工作。∮线路外的风景∮1.当每一天都安安稳稳的流过的那时,我倔强的不甘心顺从别人铺好的路前行。总是看不起那些从不怀疑;不走错,安分的顺着轨道前进的女孩子们。但经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我现在的心思又在何方呢?放眼望去;草原之中,这里已是线路外的景色。放眼望去;草原之中,这里已是线路外的景色。2.在荒裂的地面,朽腐不堪的轨道横躺着。这条路不该是我的,连目的地都不愿去确认。可是夜晚时分总会想起;在梦里总会想起。那曾是我的梦想轨道;想展翅高飞的自己。经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我现在的心思又在何方呢?放眼望去;草原之中,这里已是线路外的景色。放眼望去;草原之中,这里已是线路外的景色。(一阵剧烈头痛来袭,AKARI昏倒在地)

 

03 分水嶺 中島・杉本

       AKARI躺在地上演唱∮分水岭∮映在大白天海面的月亮,是一分为二的影子和本尊。浮在深夜海面上的月亮,是各分西东,影子远离。能把水隔开的是高山上的车站。能把水隔离的是低处的海的车站。(重复演唱)穿黑衣的女子出现。摇AKARI的肩膀「起来啊!」「妳是谁?」「影子;我是影子。请多指教ㄋㄟ。妳如果死了,我也会跟着消失。」「死?我会死吗?」「总有一天得死一遍。」「我才不要,还没入他的户籍勒。而且也还没度蜜月。」「到这个年纪还想吗?」「不行吗?」影子比隔壁房间,要AKARI注意听。

 

04 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 中島・杉本

05 パーティー・ライツ 中島

       传来先生和自称电台节目者的对话:「恭喜您中了新加坡豪华度假游双人行」「我没寄过那种东西,你们搞错了吧」美雪听到了大喊等一下然后冲了进去,抢了电话出来「没错没错,是我寄的,新加坡豪华度假旅游双人行我们一定去」∮FORTUNE COOKIE∮你想要的未来用你自己的手决定,只有一个是头彩,看已经在你的掌中。你想要的未来用你自己的手决定,只有一个是头彩,看已经在你的掌中。未来就在这里面,仔细找找碎开来的甜点内的纸条,搞不好纸张混在你吃下肚里的饼干里面呢。自己想要的未来用自己的手决定,只有一个是头彩,看已经在你的掌中。「参加抽奖?我才没有。没关系啦,反正是他们自己搞错的。而且我们如果不趁这次机会,想要出国旅行不知道还得等多久。算了,要不然我自己去好了」影子:「带我一起去」「不用了,我和他两个去就好」舞台变暗,飞机起飞声。杉本和世重唱一遍FORTUNE COOKIE,场景转为饭店内。两人饮酒作乐,不久她先生露出倦态,先进房间休息了。∮PARTY LIGHTS∮远方的灯火,一直都是那么璀璨。实现不了的梦想永远都是那么灿烂。随风飘来的那阵喧哗,是不可解如珠宝般的歌声。到底走哪条路才能到达那边呢?到底被招待的都是哪些人呢?唉,那片派对灯火。(重复演唱一遍)

 

06 闇夜のテーブル 杉本・宮下

       唱前一首歌之间,影子(香阪千晶)又出现。AKARI唱完后进房,剩下影子留在客厅。隔壁传来男女的对话,男的便是打电话通知AKARI中奖的那个。影子竖起耳朵听。「一切都按照计划做好了,对象已经让他永眠在泳池底。那几个目击者也叫他们背好证词了。」「我们的犯人现在的状况呢?」「一无所知喝得醉醺醺的,在房里睡得不省人事呢」「嘿嘿嘿」影子满脸忧虑,拿起桌上的牌子开始算命。∮夜晚的TABLE∮(宫下文一,杉本和世唱)把牌翻过来,MIDNIGHT。将阴谋隐藏起来,MIDNIGHT。桌子上头的,MIDNIGHT。左右着命运的,MIDNIGHT。命牌会告诉你,MIDNIGHT。跟你讲这个阴谋,MIDNIGHT。但是令人眼昏的,MIDNIGHT。只有影子目睹一切,MIDNIGHT。表面和表面合而为一;底面和底面合而为一。选好的那张,有可能是空白没数字的呀。洁白的月;漆黑的月,没有界线的表和里。洁白的月,漆黑的月,两者同在桌面。(重复演唱)影子选到的牌不是白色就是黑色,吓得她将整把牌丢在地。舞台变暗。早晨,AKARI穿着睡衣出来,看到一地的牌子,随手收拾起来。

 

07 情婦の証言 中島

       突然其来的敲门声,两个警官冲进房内,把熟睡中的丈夫抓了去。场景转为法庭。∮情妇的证词∮1.一整个晚上我们都片刻不离、卿卿我我,不可能到别的地方去的啊。一整个晚上我们都片刻不离、卿卿我我,不可能到别的地方去的啊。怀疑的眼光却冷冷的射向我们。你们再怎么查也没关系,只能查出我们相爱着的事实。可是我这情妇的角色的证词,在法庭中有说跟没说是一样的。2.目击者站出来比着手说:「就是他」,那几人讲的证词几乎完全一样。目击者站出来比着手说:「就是他」,那几个讲的证词几乎完全一样。不知在何处遭到了暗算,要如此的替人背黑锅。我是他最亲近的人,真相是如何我最清楚了。可是我这情妇的角色的证词,在法庭中有说跟没说是一样的。一整个晚上我们都片刻不离、卿卿我我,不可能到别的地方去的啊。一整个晚上我们都片刻不离。(敲槌声。法官:「现在宣判,被告依杀人罪判处死刑」AKARI不相信会有这种结果而咆哮法庭:「这种判决是骗人的把戏,你的眼睛是不是脱窗了啊?」法官:「以侮辱法庭之罪判妳驱逐出境」AKARI靠近先生,被法警驱离,但捡到丈夫的蓝色外套。)

 

08 ティムを探して 中島

09 廃線のお知らせ 中島

       AKARI被警官押上一班列车。坐下去时,从丈夫外套口袋掉出一把附着长条塑料装饰的钥匙,上面写着:980 TIM「TIM到底是谁呢?」∮寻找TIM∮   TIM,TIM,从没看过这名字。TIM,TIM,没人曾提起过。TIM,TIM,我不认识的朋友。还以为知道丈夫的一切。TIM,TIM,到底哪里出了错? TIM,TIM,到底瞒着我什么?TIM,TIM,我又该依靠谁呢?你是怎样的朋友?你住在哪里呢?TIM,TIM。(列车开到一个破烂的车站停了。车站有个大时钟停在11点58分处。有张告示:多年来承蒙各位的搭乘,本线路现在突然决定要废除了。造成您的不便,敬请多多见谅。到底为了什么并不清楚。以后又会如何也不知道。再次感谢长年以来的爱顾。仅告乘客。)∮废线告示∮(歌词跟告示内容一样)

 

10 遺失物預り所 宮下

       「这怎么回事?难道说此路不通了?」往月台内张望,刚才搭来的火车已经不在了。不知所措的坐在横椅,有个手持油灯的男人(三代目魚武濱田成夫)前来迎接她。∮遗失物保管处∮1.我在这里恭候多时了,您的旅程还算愉快吗?您可曾遗失了任何旅行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呢?在这遗失物保管处嘛,皆以不安定的状态保管旅客的物品;什么都处于不安定状态。我在这里恭候多时了,您的旅程还算愉快吗?2.请仔细的寻找直到找到并领取了为止。也请提出这正是您遗失的物品的证据。难道您忘了吗,一些细处的特征。请仔细的寻找直到确实找到并领取为止。「在这遗失物保管处嘛,以不安定的状态保管着旅客的物品,一成不变保持原状。您的旅程还算愉快吗?我在这里恭候多时了」「先生,我没有预约你们饭店啊」「您说什么呢?亏我这么慎重的前来迎接。您已经拿着弊饭店的钥匙了啊,喏,那不是吗?房间一成不变的在那儿,这边请。」

 

11 水を点して火を汲んで 杉本

12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中島

       AKARI跟着饭店的人走,影子也跟了来。∮点起水掬起火∮让我特别为妳点亮水吧。为妳点亮水,让妳不再彷徨。也为了让妳和影子不分离。让我用这盏水灯为妳照路吧。用水灯为妳照亮前方。让我为妳掬火吧。为妳掬火,以免碰脏。免得妳的影子弄脏。用点点繁星将妳推送。用点点繁星冲刷前方之路。(两人走到饭店柜台。他拿钥匙给AKARI。)「钥匙我已经有了。两把钥匙…还要给我…这么多把…你还要给我?先生先生,这同样是980号房的啊」「本店没有980号房,那是饭店名」「好怪的名字,980TIM饭店」「不是。那把钥匙是镜子的一部份;标示过去之镜的鳞片。只要把那把钥匙和另一把钥匙互照而看的话,在双方都出现自己的脸孔。镜子内的自己的脸是原来的自己的脸的反面。在钥匙的表面刻的字是M‧I‧R‧A‧G‧E;MIRAGR。如幻似梦的妳现在所在之处!」∮MIRAGE HOTEL∮那家饭店到底座落在哪里,从来没人真正目睹过。它到底是什么样式或什么颜色的,每次听人讲的都不同。只知星星离的很近;一片水就在附近。斑剥的扶手,彩绘的玻璃,难道这是映在屏风上的皮影世界?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第一幕结束)

 

<第二幕>

 

13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中島

       ∮MIRAGE HOTEL∮  那家饭店到底座落在哪里,从来没人真正目睹过。它到底是什么样式或什么颜色的,每次听人讲的都不同。只知星星离的很近;一片水就在附近。斑剥的扶手,彩绘的玻璃,难道这是映在屏风上的皮影世界?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喂,柜台吗,这电话要怎么打外线呢?」「打外线请用这边这台电话。」)爬上水泥做成的阶梯,好像却下到底层的底层。前来迎接我的是头低低的BELLBOY,他的模样就像从前目送过的少年。其他的房间都住得满满的,开天辟地以来就住着了一般。难道这是从火车终点站的墙上挂着的图画里显现出来的一场盛宴而已?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掌柜的,要怎么走才能到达底层?」「要到底层的话请顺着楼梯往上爬」「咦,往上爬?」)星星离的很近;一片水就在附近。斑剥的扶手,彩绘的玻璃,难道这是映在屏风上的皮影世界?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钥匙上的房号是子乌虚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怀疑它到底存不存在。

 

14 メビウスの帯はねじれる 杉本・中島

       「不好意思,电话借我一下。喂,京子,我是AKARI。跟妳说我现在在国外旅行啦。结果在这里遇到意想不到的大麻烦。所以说…喂,京子,怎么了?」「妳是哪位?AKARI才没到外国去呢。我刚才还跟她碰过面呢。妳到底是谁?」「咦,这通电话到底打到哪里去了?真讨厌。算了,先回车站再说。上去拿行李啰。」∮莫比尔带扭曲着∮莫比尔带它扭曲着扭曲着无限延伸。在伸手摸不着头脑中,扭曲着扭曲着无限延伸。往下走嘛却到达上层;往上走时却到达底层。为何?为什么?为何如此?为何会这样?莫比尔带它扭曲着扭曲着无限延伸。在伸手摸不着头脑中,扭曲着扭曲着无限延伸。(「掌柜的,我上不了2楼。往下?好吧。掌柜的,找不到钥匙孔耶。」「原本就没有的」「那这把钥匙是干什么的勒?」「镜子,当镜子使用的话一定很方便。」「掌柜的,你自己也不知道吧。」「不好意思。」「掌柜的,有人在我房间!」「不用慌,那个人是您。」)重复演唱一遍。

 

15 DOORS TO DOORS 中島

16 リゾート・ラッシュ 宮下・杉本・中島

       AKARI再次打开房门,香阪千晶溜了出去。门内是大自然的风景。她又去开其他门。∮DOORS TO DOORS∮房门的钥匙一开始就没有,打了开来却进不去,幻化成其他房间。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这里到底和哪里连接着?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这里到底通往何处去?快捷方式;小路,小心穿过;小心通过。开启门;开启道路,开启门;开启道路。求你让我过啊,能回去的路到底在哪个门之后?不知何方神圣为何要千方百计的阻挠我。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RESORT RUSH∮1.有一天突如其然的开始改变起来,一切事物都到了该改头换面的时刻。所面对的是什么呢?未来、理想、希望、成果、梦想与力量。你看欢迎的旗帜正随风飞舞着。快打掉;快打掉现有的一切一切。快改变;快改变让这里焕然一新。快快快;别再等没时间犹豫了。建造出;建造出前所未有的景致。 2.有一天突如其然的开始改变起来,一切事物都到了该改头换面的时刻。所面对的是什么呢?泥土、石头、油、机器、噪音和光亮。你看欢迎的旗帜正随风飞舞着。快打掉;快打掉现有的一切一切。快改变;快改变让这里焕然一新。快快快;别再等没时间犹豫了。建造出;建造出前所未有的景致。3.再见了;再见了,有一天突如其然。看不到半个人影,所有计划全都泡汤。留下的就只有凄凉不堪,宛如岩石般的城堡。建一半的楼梯便这样任意放置。你看欢迎的旗帜,早就被雨淋得湿透。你看欢迎的旗帜,已然被雨淋得湿透。

 

17 水の線路 宮下・杉本

18 我が祖国は風の彼方 中島・宮下・杉本

       濱田・香坂

       鲑鱼的灵魂从四面八方爬了出来,身上的打扮都是旅行者。慌慌张张的在各个楼梯上上下下,寻找着…。∮水之线路∮我们跑着来,火速赶着来。沿着水路逆流而上,沿着走过的河逆流而上。追寻出生处;寻找出生地。越过这个山坡之后,应该可以到达才对。前方耸立着没看过的车站;耸立着失去线路的车站。(重复演唱一遍)越过这个山坡之后,应该可以到达才对。越过这个山坡之后,应该可以到达才对。只要越过山坡…∮我的祖国在风的彼方∮(中岛、香阪、三代目合唱)1.我的祖国就在风的那一方;我的祖国就在时空的那一边。到底该问谁好,风的去向呢?我的祖国它在水的那一方;无边又无际,波浪的彼方。到底该问谁好,故乡究竟在何方?故里的名字也许上百;命名者也许也上百,今后还不知有多少。我的祖国它在水的那一方;无边又无际,波浪的彼方。到底该问谁好,故乡究竟在何方?有朝一日一定能够回去的,经过千山万水。有朝一日一定能够回去的,经过千山万水。2.我的祖国就在风的那一方;我的祖国它在时空的那一边。到底该问谁好,风的去向呢?故里的名字也许上百;命名者也许也上百,今后还不知有多少。我的祖国它在水的那一方;无边又无际,波浪的彼方。到底该问谁好,故乡究竟在何方?有朝一日一定能够回去的,经过千山万水。有朝一日一定能够回去的,经过千山万水。

 

19 三日月の湖(うみ) 中島

20 帰れない者たちへ 中島

21 月夜同舟 中島

       「老实说是我们把你搭乘的列车接来这里的」「为何把我带来这个没有去路的车站?」「因为妳也和我们一样不断的在找寻自己的河川」「河川?我不懂什么河川。现在最要紧的是要赶回他那里,不然一切都无法挽回了。」香阪「咦,那是什么,月牙型的湖水就在旁边。」∮月牙湖∮1.月牙型的湖,从那时起就看到位在旁边。月牙型的湖水,为何要哭泣,你以前到底身在何处。『其实我原本是河流』这句喃喃自语声被时间洪流淹没。月牙型的湖水,躺在窗户的下面,紧紧靠着我们,反射着耀眼的亮光。(三代目「有股怀念的感觉」AKARI复诵「有股怀念的感觉」「感觉似乎能想起」「感觉似乎能想起」「那片月牙型的湖水」「那片月牙型的湖水」「曾经是弯曲的河道」「曾经是弯曲的河道」「那是回到出生河底的道路」「那是回到出生河底的道路」「是回游的河川」「是回游的河川」2.『其实我原本是河流』这句喃喃自语声被时间洪流淹没。月牙型的湖水,躺在窗户的下面,紧紧靠着我们,反射着耀眼的亮光。(香阪「有股怀念的感觉」「有股怀念的感觉…讨厌,为什么我要学她讲话?」三代目「那是因为妳是她的影子的缘故」《此时中岛穿着黑色衣服,香阪穿着淡色服装》香阪「原本打算要回去的」「原本打算要回去的」「假如有一天能回去的话」「假如有一天能回去的话」「但是在这封家书上写着」「但是在这封家书上写着」「妳既然这么厌恶乡下的话就别再给我回来!」∮给有家归不得者∮1.那些有家归不得者,望着阴历13的月亮。『妳根本没打算回去吧』在阴历13看着这封家书。我这冰冷的肌肤,全因被泪水湿透。我是个无情的人,如此忘恩负义。那些有家却归不得者,望着阴历13的月亮哭泣。(香阪重复朗诵前面的歌词)2.我这冰冷的肌肤,全因被泪水湿透。我是个无情的人,如此忘恩负义。那些有家却归不得者,望着阴历13的月亮哭泣。那些有家却归不得者,望着阴历13的月亮哭泣。∮月夜同舟∮1.今晚的船上搭乘着似曾相识之人。我们两人互无言语,同在一条船上摇晃着。我看起来像在沈睡吧,就算流着眼泪,看起来也像在作梦吧,紧依靠着船缘。月光不断的洒落,从它之间通过,渺小的船只规律摇摆着。2.我看起来像在沈睡吧,就算流着眼泪,看起来也像在作梦吧,紧依靠着船缘。月光不断的洒落,从它之间通过,渺小的船只规律摇摆着。今晚的船上搭载着悲伤的人。今晚的船上搭载着似曾相识之人。

 

22 命のリレー 中島

       三代目「您在寻找什么?」AKARI「那个湖以前如果真的是河流的话,你们回游而来的河道到底在哪里变成这种奇妙的河道的呢?」「话是没错,妳经过这样的车站吗?」「也许不是车站,比如说走着走着突然走到别的线路去那样的」「叉路吗?」「对,一定通过个交叉点」「是水渠的闸门吧!」「没错,我们得打开水闸!这个不合情理的楼梯是表面上的虚幻线路。你们出生处的怀念的水道,如今是那个月牙湖的出水渠道。一定在某处隐藏着切换这两条水渠的转辙器。」∮生命的接力∮1.抬头仰望夜空星星的轨道吧,吹响玻璃的哨子,发出允许通行的信号。不管是昆虫野兽人类或者鱼类,全向着透明的终点站前进,和下一个宇宙相互连接。(「请等一下。假如启动那个转辙器后,水渠的水闸打开了的话,我们就无法再回到这个楼梯了。」「你们难道要待在这里几千年,直到楼梯腐朽为止吗?」「如果踏进那个水闸进入水渠之后,月牙湖的另一端没有出口的话,那我们就要干涸在河床上了。」「没这回事,一定有出口」「如果没有出口怎么办?」「在一个轨道中只要有谁在的话,那么出口一定也会为他而打开才对。能让我们如此深信不疑的保证是:定律。我那在山中的小小的车站工作了一生的父亲,是个乡巴佬的铁道员!」)2.抬头仰望夜空星星的轨道吧,吹响玻璃的哨子,发出允许通行的信号。不管是昆虫野兽人类或者鱼类,全向着透明的终点站前进,和下一个宇宙相互连接。就算这一生无法做到也无妨,紧握生命之棒将未实现的理想交接下去。就算这一生无法做到也无妨,紧握生命之棒将未实现的理想交接下去。(「赶快把藏在某处的转辙器找出来。有人看过像杠杆那样的东西吗?有谁记得杠杆样子的东西吗?」)

 

23 サーモン・ダンス 中島

24 二隻の舟 中島

       ∮SALMON DANCE∮  1.还很遥远;还很遥远,离那个国度还很遥远,有许多的灵魂在等着。遍寻不着;遍寻不着,遍寻不着转辙器,要用它来转换这条线路。那个房门这个房门都找过了,有人看过像杠杆那样的东西吗?有谁记得杠杆样子的东西呢?或者说它是类似过去的时钟的指针。(「过去的时钟?难道是那个大钟指着12点前的时针?」「那个时钟从以前以来就不会动了」「为什么只有这个时钟上了锁呢?也许那把镜子的钥匙…」)2.为何那么远;为何那么远,为何河流声离得那么远?有许多的灵魂在等着。《AKARI从包包取出钥匙,它却立刻粉碎》没办法扳动;没办法扳动,没办法扳动那转辙器,彼此卡在这条线路上。《三代目在香阪留下的包包内找到钥匙,两人急忙打开时钟的门》赶快想起打开锁住的锁的方法,把杠杆扳回0之后,也许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把杠杆扳回0之后,也许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或者说它是类似过去的时钟的指针。(「将所有的指针扳回0之后,下个指针才会开始走动;下个线路这才开启。乾坤大挪移,进入另一条命运之线吧!」)振奋起向前游,至于眼泪就让它往后流。让我们在汹涌潮水的彼方的国度再次重生吧。振奋起向前游,至于眼泪就让它往后流。让我们在汹涌潮水的彼方的国度再次重生吧。(鲑鱼「水闸打开了!」AKARI差点被水冲走,三代目一把抓住她的手)∮两艘船∮在狂风中;在巨浪中,我们之间的爱情,有如载浮载沈的叶片。我和你两个人,好比是两条船,你是独立的个体,而我也同样是。说起你我双人嘛,可以比喻成是两条船,是一唱一合相互呼应而进的两艘船。

 

25 無限軌道 中島

26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中島

27 サーモン・ダンス 中島

(舞台挨拶に替えて)~命のリレー 中島

       场景转回法庭。∮无限轨道∮1.所谓的实相,其实是无限大的,每当失去所有时,一切将再次开始。所谓的实相,其实是无限大的,每当失去所有时,一切将再次开始。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边扭曲着边向前流。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连接着终点和起点。(三代目「法官等一下,被告是清白的。被害者投保了高额的保险,受惠者是妻子,而她有个婚前就一直交往着的任职于电台的男人。所以说这个事件是为了盗领保险金的计划性杀人。刚才那些目击证词都是妻子用钱雇用来的。本保险调查报告,提出这位女性;与被告完全无关的游客的证词,当作唯一有效的证词。」)2.标示着目的地的耀眼字幕,从火车内谁也看不见。标示着目的地的耀眼字幕,从火车内谁也看不见。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边扭曲着边向前流。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连接着终点和起点。(三代目「妳的证词是唯一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者的,一定能胜诉」「和他完全无关的第三者,我‥我回到和原来不同的世界了吗?算了就算变陌生人也罢,只要他能活下去就好。〈面向法官〉没错,我们是陌生人。〈面向丈夫轻声说〉再见了。」法官「现在判决被告无罪释放」)3.所谓的实相,其实是无限大的,每当失去所有时,一切将再次开始。所谓的实相,其实是无限大的,每当失去所有时,一切将再次开始。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边扭曲着边向前流。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连接着终点和起点。(丈夫「很高兴认识妳,您是替我作证的那位吧。谢谢妳!」)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边扭曲着边向前流。无限轨道是条真空的河川,连接着终点和起点。(AKARI「请留步保险调查的先生。真的非常感谢你。不好意思,我好像还没请教您的尊姓大名的样子。」「我吗,我叫TIM」)∮MIRAGEHOTEL∮演员、乐师谢幕。(终幕。AKARI躺在地上,影子把她摇醒。如今她已经是中坚设计师。影子挥手和她道别,顺手关掉座灯。安可曲∮SALMONDANCE∮,∮生命的接力∮)

 

 

 

 

 

 

      附录1.中岛美雪接受日本音乐沙龙网站的访谈

 

       「感觉转世再生的那种温柔啊等等,那种生命力的感觉我很想要。」──中岛美雪

 

       通算第三十三张原创专辑「轉生」,是以中岛美雪现场演出的夜会为底所构成的。语言的说服力、歌的表现力,都拥有不可动摇的地位的中岛美雪,对这次的作品她又会有怎样的想法,我们请她来跟我们谈谈这次新歌的魅力吧。

 

(访谈辑自日本音乐沙龙网站)

 

Q:新专辑「轉生」是从夜会24时抵达0时出发转变而来,可是,为什么不用原标题呢?

A:因为「24时抵达0时出发」并不是我们惯用的语词,所以才决定用转生当新标题。

 

Q:原来如此,不过美雪小姐啊,像这样的事好像很少听妳说明呢。

A:就我本人来说,也觉得原标题不是那么亲切。不过,在「24时抵达0时出发」里,有很多地方我尝试把故事说得简单一点。其实原本对这个概念还有很多细节,但是写成故事的时候,为了要顺利结尾,有些地方漏掉、有些地方比较仓促。我一直在想修正的事,不过演出时间也有限制,我还在摸索中。

 

Q:那「轉生」也是其中一环吗?

A:我想「24时抵达0时出发」在夜会里面算是比较不一样的作品。比方当初在选择开演剧场之前,就决定不在之前15年来一直使用的剧场Cocoon演出。夜会到了一个阶段后,我打算在那里毕业,这样「24时抵达0时出发」的意涵就不光是只在小说里,在我现实的职业生涯里也有同样的意义。像舞台一开始唱的「再见,你好。」这首歌要表达的意思也是一样,跟Cocoon说再见,跟新的开始说你好。

 

Q:不过听「轉生」这张专辑,感觉里面的主题是美雪小姐过去就有的呢。

A:这张专辑呢,要想成跟我的代表曲时代有关连也很好,从出道以来,其实我描述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Q:妳过去将夜会CD化的作品,像是「10WINGS」等等,和这次的「轉生」比起来感觉好像不太一样?

A:是啊,这次的改变是因为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曲因为每个有每个的画面,它们的歌词就要尽量让人一看就懂。比方说,剧本上要搭配歌曲的时候,如果整首歌都要唱就显得过长,像有些地方如果不需要唱5分、十分那么长的话,就要把歌曲弄得简短一些。然后,不要让观众有一边看舞台一边还要追着歌词听才能懂的感觉,有时候会在舞台上反复歌唱也是为了避免这一点。

 

Q:所以这张专辑可能就像电影原声带的感觉一样吧。

A:那样想可能也说得通,不过从原声带的角度看,这张专辑的曲目顺序跟舞台上又不一样,编曲也不一样。听「轉生」这张专辑是看不到音乐舞台剧「24时抵达0时出发」的呢,从舞台的角度来看倒是看得到「轉生」。不管从哪一种角度来讲都很难说,大家看自己喜欢从什么角度欣赏就随意吧。不过,只有听专辑的人去看舞台剧的话会觉得有点意外,会发现原来每首歌在舞台上是这样或那样使用的啊。

 

Q:可是,「轉生」这张专辑本身又该怎么解读呢?

A:感觉转世再生的那种温柔啊等等,那种生命力的感觉我很想要,就像鲑鱼逆流而上的景象一样。这是我跟工作人员讨论以后,对转生这个字眼一致的感想。转生这个字,也有一点佛教的感觉,不过我们并不希望给人说教的味道。请大家想象鲑鱼为了产卵,不惜耗尽生命逆流而上的画面吧。

 

Q:夜会也好专辑也好,关于这两者您是如何演进的呢?很想听听您的答案。

A:现在是夜会第四期的开始,最早从整个舞台类似演唱会的形式,然后是用专辑里已经有的歌曲来搭配故事的形式,然后是全部都是崭新创作的形式。经过不同时期到现在,第四时期的「24时抵达0时出发」虽然也还是一个故事,但也可以说是一个惊人的、具有现实感的幻想故事。借着这种蜕变的、虚实交互的意义,这次「24时抵达0时出发」再演,尽管一样要再唱一次我中岛美雪的歌,可是要让你感觉你得到的不只是歌,而是歌所能达到的可能性。明年新的演出场地大阪也有,我会在那里再次献上我那不断转生的音乐舞台剧──夜会「24时抵达0时出发」。

 

 

 

 

 

附录2.

鲑鱼男女/刘黎儿 (20040208)

 

 

       日本人在正月第一次做的事几乎全部都加上「初」字,首次入浴为「初汤」,大年初一、初二做的梦是「初梦」,初梦能判一年吉凶,第一次化妆是「初镜」,类此不胜枚举,像是初写真、初电话等,首次致词为「话初」、流泪为「泣初」,那看来一年都会哭,所以是「初笑」比较好。我刚来日本时对于什么都加「初」很兴奋,不过一年真的什么都能从头来,像是处女般地凡事初体验,实在不错;今年我的「初观赏」是中岛美雪音乐剧加上朗读剧形式的「夜会」。

       中岛美雪的「夜会」今年是第二十次公演,因为她主唱NHK纪录片的主题曲「地上之星」创下连续四年都在排行榜的长销新纪录,中岛美雪迷愈来愈多,「夜会」虽然公演一个月,但是门票是瞬间售罄的白金票,不过我是诗歌女神美雪的粉丝的消息从台湾传到日本,日本的美雪迷居然邀请我去观赏「夜会」,网络的力量实在惊人,让我有了今年的「初感激」;「夜会」过去都是年底的盛事,今年首次在正月公演,美雪说不是自己想穿「振袖」公演,是因为剧场的档期,她原本也想好好睡觉过个「寝正月」,这么说,才让我想起这位已经年过五十的女人,是位姑娘,还有穿「振袖」和服的特权,以及她是以爱睡觉闻名的,用日本俗谚说是睡到床板都下陷的程度呢! 「夜会」从第七次开始便全部是为舞台演出而重新写的新曲,连音乐也全部新作,像是这次为了夜会便作了三张CD份的曲子;而且美雪还自己担任脚本以及制作,这大概是作为整体的表现者的一种究极的尝试;今年的主题是「24时着0时发」,一看便知道与车船有关,没错就是与铁路有关,剧本身与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的形象是重迭的,所以是「夜会流银河铁道」,贤治的童话是贫苦孤独的少年与为了拯救自己而溺死的好友,在梦中搭上了环游星座列车,而与死者共游宇宙的奇幻物语;美雪的剧中,搭上电车的是返乡才能获得新生的男女,所以在抵达的同时,又开始出发,是一种再生的寓意。

       夜会里的轨道,是人生的轨道,也是挤着想要回到自己诞生的地方产卵的鲑鱼的河川的轨迹;美雪是北海道出身的,所以对于鲑鱼这种特性尤其熟悉,她说「鲑鱼平均在生后四年会回溯到自己出生的河川,而且不会找错,产卵后结束一生,牠们银色的身体染成紫红求偶色,回溯源流之旅,也可以看成是寻死之旅,但是即使牠们的身体在河川上游的石头缝隙间,因为耗损不堪而告断气,但是牠们的灵魂一定也会从卵孵化成小鱼而开始游向大海去」,所以她是将鲑鱼的生命旅途寄托在「银河铁道」,牠们的水路的辙转,便是主角命运的选择。

       美雪发挥了她固有的慈悲来照顾所有拚命持续旅程的灵魂,然后每个人都可以重新转生无数次,然后又一起前进、奔走,虽然有些轨道是被铺好的,虽然人都会想要拒绝被决定的人生,虽然有些人生是无从选择的,但是人还是想要自己选择,想眺望轨道外的风景,或许发现一条已经腐朽长草的废线才是自己的人生;轨道有尽头,但是尽头也是下一个人生的开始,要有消失、丧失,才有新生,所以她的剧中的女人是让自己所爱的男人忘记自己,才能拯救男人的生命,变成不相识的男女又开始一个新的邂逅。

       美雪是看鲑鱼而有所思的女人,我觉得她的母性愈来愈强,如她所说的「我还没放弃当女人」;让我想起我看过一篇非常喜爱的小说「看鲑鱼去」,是内海隆一郎写初老的男人去北海道看鲑鱼回溯,因为他年轻时的一位女人常常会诉说回溯的光景是「无数的背鳍刺穿河面猛然前进,即使在水中插上竹竿,也会照常移动而不会倒下去,鲑鱼群是如此密集、拥挤,还有擦过岸边回溯的巨大的鱼影」,河川像是全般都隆凸起来,鲑鱼从河口逆流而挤过来,好几层相迭的背鳍,那种拚命的生理以及散发出的荷尔蒙,连河水都腥臭起来。

       看鲑鱼的男人是因为战争而变成半个精神上的废人,但是他也因为回溯到那女人的家乡的北海道,才知道那女人返乡为自己生了一个已经长成人的孩子,同时也让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女黏上自己,像是换得另一条新生的小鱼,所以不仅是女人,连男人也应该自己胸中有能回溯的河川!

 

 

DOORS TO DOORS

 

扉の鍵は はじめから無い
開けてみても辿り着かぬ 違う部屋

房门的钥匙一开始就没有,
打了开来却进不去,幻化成其他房间。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ここは どこへ続く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ここは どこへ続く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这里到底和哪里连接着?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这里到底通往何处去?

近道 細い道
くぐり抜けて通り抜けて くぐりぬけて 通り抜けて
ドアを開けて道を開けて ドアを開けて道を開けて
通らせてよ 帰り道はどこのドア
どこのどなたが とおせんぼするの なぁぜ

快捷方式;小路,小心穿过;小心通过。
开启门;开启道路,开启门;开启道路。
求你让我过啊,能回去的路到底在哪个门之后?
不知何方神圣为何要千方百计的阻挠我。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ここはどこへ続く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这里到底通往何处去?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延伸作品「24:00到达0:00出发」原声带「轉生」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中島みゆき 最后一幕在跳美丽舞蹈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下面第一条回应里提到的美雪与警卫的合照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感谢天津的「天空之城」提供此照片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感谢Year提供89年的那张照片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自扫了一张

 

 

       下面是之前竑广博客网友对夜会13、夜会14博文的回应之一:

 

 


       kuriyakin说,夜会13的观影手册上,有一张美雪与警卫合照的照片。(见上面图片↑

       大家有印象吗?在另一篇已经翻译好的夜会13序文中美雪说:

       「在一九八九年开始的夜会第一回公演,观众拿到的观剧小册的第一页上就是这样的问候跟一张照片:剧场大厅前的守卫跟中岛美雪的合影。」

       所以,夜会13的这张照片是呼应夜会1的,很奇妙吧。如果是当年看过夜会1的歌迷,一看到这张相片,就开始感受夜会13连接「开始」的含意了呢。也只有kuriyakin这样的老歌迷会懂这用心,特别是夜会1有很多东西可能已经绝世了。

       照片是新拍的,同样的人,不同的时点。

       所以美雪也说过,夜会13是一个新的阶段。

       夜会的伏笔实在是多到让人在惊喜之余又有点恐惧感。之前有人希望我介绍夜会,我只能说学海无涯,感觉不可能道尽其中机微。

Posted by 竑廣 at February 17,2008 09:05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夜会] VOL.13 2004 24時着 0時発

以上几张实景为东京都涩谷区的“Bunkamura シアターコクーン”(蚕茧剧场),year拍摄

 

 

 

CAST

 

あかり(41歳) 中島みゆき

かげ(41歳) 香坂千晶

鮭(4歳) 三代目魚武濱田成夫

 

*** ***

 

あかりの夫(43歳)・鮭 三倉翔

警官・目撃者・鮭 塚田優

警官・廷吏・鮭 鈴木昌嘉

廷吏・鮭 北出寛

廷吏・鮭 山本健二

目撃者・鮭 土居美佐子

 

 

VOICES

 

黒幕の女 上村典子

真犯人の男 黒田崇矢

裁判官 掛川裕彦

あかりの友人 今日子 萩森旬子

MUSICIANS

Keyboards 小林信吾

Keyboards エルトン永田

Keyboards 坂本昌之

Guitar 古川望

Bass 富倉安生

Drums 木村万作

Vocal 杉本和世

Vocal 宮下文一

Vocal 中島みゆき

Vocal 香坂千晶

Vocal 三代目魚武濱田成夫

Violin 藤田千穂

Violin 大多貴子

Cello 丹治美佐子

 

 

 

STAFF

 

構成演出・脚本/作詞作曲 中島みゆき

音楽監督・編曲 瀬尾一三

制作 竹中良一

美術 島次郎

照明 小川幾雄

音響 鳥羽正生

音響効果 井上正弘

Staging & Choreograph 竹邑類

舞台監督 小高則明

衣裳 鈴木紀男(中島みゆき、香坂千晶担当), デヴィッド.T.マルチネス.S.ハザマ(三代目魚武濱田成夫、他CAST、STAFF担当)

Hair & Make-up 泉沢紀子

 

*** ***

 

音楽監督助手 佐藤朋生

制作助手 津喝尚子, 上川重男

美術助手 長田佳代子

舞台監督助手 中川聖一, 濱中陽子, 清水新

照明操作 熊崎こずえ, 榊有美子, 山口恭子

Moving Light 片桐朋郎

音響操作 佐藤日出夫, 足立宏則, 村上真紀, 鹿野英之

楽器 鈴木康久, 吉田識人, 鈴木謙之, 山中邦人

技術監督 神津藤男, 白澤吉利

美術操作 鹿島康幸, 増田琢哉

美術施工 伊藤明義, 次郎内昭, 古口幹夫, 藤森條次

特殊効果 磯田壮-, 青木誠二

衣裳製作 福島美子, エ藤とも子

Assist. Costume Design & Coordinator 朝比奈さゆり, 倉持洋子

衣裳部 加藤芳久美, 土居美佐子

Under Study 庄田京子

Musician Management 木村孝司, 宮田文雄, 関谷典子

Catering Crew 大西直樹, 菅野絵里香, 香西飛白, 田草川実希

YAMAHA Artist's Hearth 太田辰美, 伊藤司津子

Artist Manager 鈴木康司, 岡崎公一

Assist. Artist Manager 大嶋史恵

Promoter 森脇美緒

Secretary 林篤子, 二宮彩

Supervisor 鈴木道夫

General Manager 興梠雅治, 長谷川彰介

Special Thanks 土肥二朗, 加藤謙吾

 

*** ***

 

Bunkamura

制作 栗原喜美子

票券 堀内ヤス子

制作事務 小菅順子

劇場技術 野中昭二, 大塚昌義, 小山道善, 田中基充, 渡會武, 斉藤純子, 坪井誠, 田辺弘, 西田祐子

劇場運営 古藤うらら, 打越裕里香, 藤原菓子, 相見真紀, 山形愛, 齋藤知範, 村野由美, 長谷川啓人

公演関連業務 田光宏, 加藤雅広, 永峰隆太, 蛭子邦宏, 赤久保貴行

宣伝広報 江熊裕一, 諸星恵子, 古門真理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