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 A+
所属分类:专辑
摘要

这是中岛美雪的第30张专辑《童话故事─Fairy Ring─》。 这张提供曲集的曲目不以年代相近与否为收录标准,而是配合专辑概念从提供曲和夜会里的歌曲辑录而成。延续疗愈系的气氛,从白色世界再蜕变出童话般的风景。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这是中岛美雪的第30张专辑《童话故事─Fairy Ring─》。

听完了摇篮曲,如果还是无法成眠的话,就请中岛美雪再唱童话故事给你听吧。:)主标题童话故事一望即知,而副标题Fairy Ring(妖精之轮)的意思是:菌类在草地上生出像是精灵足迹般的点点暗绿色环圈。(这是日本的译法,台湾中文译名则翻成仙人环。)所以「童话故事─Fairy Ring─」是一张以幻想的、童话故事般的题材为主题的专辑。

这张提供曲集的曲目不以年代相近与否为收录标准,而是配合专辑概念从提供曲和夜会里的歌曲辑录而成。延续疗愈系的气氛,从白色世界再蜕变出童话般的风景,专辑「童话故事─Fairy Ring─」从单调的冬季色系释放出纷丽的色彩。不过色调虽然改变,成人得以寄托心伤的温暖却是不变。度过严冬之后,中岛美雪要带给你的景致不只是春天。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和缓的效果音如光帘掀起,钟摆的声音在行进,轻唤的中音从左右声道交互传来,要告诉你第一首「纺织光阴之歌」的奇景:『Ding-Dong Ding-Dong,听到了吗?Ding-Dong Ding-Dong,有人叫你。小精灵们躲在某处,不知对我们说些什么。』轻敲的叮铃声随之起舞,大型曼陀林琴拨弦呼应,温馨奇妙的编曲让人耳目一新。小精灵们双手捧着阳光和月光的毛线忙着纺织,为迷途的叶子和迷路的雨滴织衣。像是在魔幻的森林里变换七彩灯光一般,层次不同的乐音编织出儿童卡通般的风景;安闲自在的歌声往复呼唤,迷失方向的你是否也需要一件由光阴织成的衣物照顾呢?『Ding-Dong Ding-Dong 动作要快,Ding-Dong Ding-Dong 不断纺织。这些光阴的毛线一分一秒快速溜过。』

       如果真穿上光阴织成的衣物,要搭配什么好呢?水晶做的靴子怎么样?乡村里贫穷的少女幻想着,期待有一天能嫁到第二首「香格里拉」。效果音平稳地低鸣,木鱼巧妙轻点,间杂鼓奏,清雅的乐音之中再送入一段二胡拉弦,一听就知道这是一首中国风的曲子。起伏曼妙的歌声点水拂风,恰似那少女的纤纤玉手如柔荑般摆动:『由香格里拉前来;由香格里拉前来,总有一日会有马车过来迎接我。说起香格里拉;说起香格里拉,只有非常幸运的人才能够去得了。』高山上没人见过的幸福城堡,是少女朝思暮想的香格里拉;质感细腻又兼具磁性的二胡滑转妙音,一丝一弦地将少女梦想的种子抽出新芽:『肯定将来有一天,会钓到个心目中理想的金龟婿。到时候穿上丝绸华服;戴上纯金手镯,拿水晶制的靴子当伴手来看你们,用水晶制的靴子当伴手来看你们。』布祖基琴的清亮、曼陀林琴的圆润,点点滴滴落在二胡淳厚的音流;迭合中音合声的轻婉高音,清浊分道并进,染出二者之外的崭新韵致。香格里拉、香格里拉,认为脱贫即是幸福的少女的希望,一个纯爱过于奢侈的梦想。

       因为贫困,才让人格外向往香格里拉,而无缘,则让人格外需要第三首「童话故事」陪伴身旁。曼陀林琴轻捻的音符如水面淡去的泡沫,点点破灭,叫人该看破;轻脆匀净的歌声轻描淡写,淡淡述说恋梦落空的哀愁:『能够和最爱的人结为连理的幸运儿,一定少之又少吧。对于最爱、最爱的那个人,我总只能从远处默默望着他。』话语未完,歌声延长抽出了愁绪,现实无奈,两度上扬的旋律又垂下落寞:『父母亲带个陌生男子来对我说:「他最适合妳了」心灰意冷的点点头,我故意要伤害我自己。』姻缘不如梦,自己也无所成全;副歌的最后,中音轻缓放手,说了又说微薄的请求:『请对我说一段童话故事,肯定的告诉我:爱情一定有圆满的结局。』失去最爱,女人对任何姻缘都无所谓,随手放掉错误的红线;算命的来警告未来她也不挂心,没有最爱的他等于没有未来。敲击乐器、键盘、曼陀林琴等乐器音色清澈,粼光点点,涓涓滴滴。女人知道恋爱未必尽如人意,只是失败了也还是想听美丽的幻影,略显童稚的歌声传达痴情,再三吟唱可怜的心语:『请对我说一段童话故事,肯定的告诉我:爱情一定有圆满的结局。』

       「妳抱着这种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打算持续到阖上眼为止吗?」面对算命师的责难,想必女人有肯定的答案。她那如童话故事一般至死不渝的痴情,有着第四首「雪月花」四季不曾变移的美丽。电吉他群密密弹奏,鼓打连续重压,秀逸的歌声快步向前,渴望情人的距离无限亲近:『问了让你困惑的问题:「我到底要到哪里才能够见到你?」你笑着回答说:「这不是见着了吗?」唉,我要的并不只是这样子。哼,你从来就没懂过我的心。』旋律伏潜后蓄势跃上,紧接着歌声明亮,将那不变的恋心高唱:『雪?月?花,不随着季节变换的唯有这颗爱恋你的心。雪?月?花,无法控制的爱上你。Ah…』预料到没有他的未来,女人为消除这种寂寞感而拼命狂爱;变声处理的歌声以不同姿态持续热唱,但不管是哪一种声音表情都只为爱:随着四季变化的或许是雪或许是月或许是花,而对于无法控制爱意的女人来说,她会是雪也会是月也会是花。

       前面我们已经听过童话故事,不过真正的童话故事是由两首歌合成的组曲:第五首「氤氲着情感的玻璃碎片」~「安寿子的鞋子」。前半首是童话「雪之女王」的场景:故事是这样子的: 女王念着咒语:下大雪吧;下大雪吧。当下附近便成为一片银色世界。下大雪的日子,雪之女王总要来诱拐小孩子们。 有3个恶魔拿着镜子在冰上游玩,这个镜子有能力把美丽温柔的心变成丑陋恶毒的心。3个恶么在玩耍时把镜子弄破了,玻璃碎片飞散了出去。这时,青梅竹马的凯和瓂怛正在堆雪人玩,一个小碎片飞进了凯的眼内!凯变成了很坏很坏的人。某天他一个人在玩耍,刚好被雪女王带走。瓂怛独自前往救援。途中在山上遇到一个女孩,听了她的故事后借给她一头能跑很快的糜鹿。到了冰城找到了凯,但是他忘了她...水晶音乐般的音效窸窸窣窣,中岛美雪以童音清唱的歌声似独语:『让我来跟你说段故事,关于某人遗失了、某人又捡拾到的一块...闻起来酸酸甜甜,有如苹果般味道的玻璃的古老故事;而这块玻璃的质感如何,我会让你透过这段故事去感受到。』独语过后,吉他群与众乐器以饱实的乐音开始演奏,弹出跃动的音节;歌声跟着加快拍子,唱出这块奇妙的玻璃的内情:『这些都还只是故事的刚开始,你将会发现自己置身现代京师的生活如电光火闪;还有插在胸口的那块玻璃,随着它的味道越是扩散胸中的痛楚也越是深刻。(引人痛楚的味道)驱使我们进入一段故事,一段凯与瓂怛情窦未开之前的故事。』背景音乐乍然停止,再度归于寂静;瓂怛深情地凝望着忘了她的凯,她要告诉凯,过去那段美丽的日子:『这块玻璃将引出一本不寻常的日记,让我俩来述说它吧,这就开始了。』歌声抽高逸去后,古琴拨了几下,由缓入深的弦音带我们进入另一段故事。后半首的故事是「安寿子」:幼小的安寿姬和厨子王丸跟着母亲寻找父亲,却被人蛇集团给卖掉。妈妈卖到佐渡;兄妹被三庄太夫买走,从事制盐和砍材的苦工。有一天兄妹趁着没人注意时逃了出去,顺着河往上走。但路途太辛苦,妹妹终于力尽而亡。...吉他、曼陀林琴、古琴等弦乐器如水波如水流地弹拨,轻缓而富于变化,中岛美雪轻轻交错中音气音,以淳厚温暖的歌声同理安寿子艰辛的经历:『开天辟地到现在,水时钟总是转动个不停,顺应着流水而转动不已。为了寻找逆流的时间,泪珠就像是折断了的水制时针。不过不过为了找寻掉进水里的时钟而逆流而上的孩子,水波一定会喜爱上他才对。』音色各异其趣的琴弦扰动音流,思念母亲的安寿子,为寻回过去的时光努力地顺着河往上走,虽然她逆流而上,但被违逆的水流应该不会怪她,反而还会加以疼爱才是:『就这样流水的时钟不断反复走着,连掉落进水里的鞋子也旋转个不停。水轻轻扶着鞋跟,顺流而下有如走在水中街道一般。但是但是对于拾起掉落水中的记忆而反抗流水的准则的孩子,水波一定会喜欢上他才是。』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听完了故事,接下来我们要看的是,心碎之后的第一千个夜晚所发生的奇迹。第六首「你很像他」是中岛美雪和日本乐坛巨擘佐田雅史所合写的歌曲,原本是提供给他人的曲子,这次则在童话故事这张专辑里由两位作者亲自演唱。恍如在梦中闪烁的光点,敲击乐器经过音效处理后泛起点点光晕;鼓点缓缓地落下,掀开如晨曦一般亮起的效果音,开始一场现实中的梦境。懊悔着过往的恋情,以为自己已经心死,已经封闭自我的男人,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到女人的住处。而放逐自己,四处漂流的女人,则在男人的目光下,渐渐察觉到自己的改变...中岛美雪与佐和雅史两人的声线偶尔此起彼落、偶尔错身而过、偶尔在蓦然之间再聚首,其中真音假音若隐若现,实音气音移形换影,将两人的邂逅诠释地如真似幻。像是不知不觉之间,不可思议、似曾相识、或者纯粹偶然的事件一般,柔情万千、缠绵交织的演唱,让心头堆积的冰雪悄悄溶去。于是,曾经为了过往的恋情,心痛到听见自己眼泪掉落的声音的男人,在新的邂逅里,听见了跟他一样,为过往的单恋而哭泣的女人的心声。不过这些悲苦在心碎之后的第一千个夜晚都将改变,眼前深知自己伤痛的新情人竟然重现过往的依恋:『在不知不觉间,感到你彷佛是他,甚至从一副不在乎样子的侧面表情开始,到偶而流露出来的寂寞眼神也很神似。感到妳彷佛是她,甚至是强装出来的开朗,以及偶而流露出真性之处都很相似。』弦乐轻舞、鼓点雀跃,两人相知相守的歌声合而为一,唱出浪漫的新梦想:『这回一定不再重蹈覆辙了,假如妳肯接纳我的话。我向你保证,这次一定会紧紧抱住我俩的梦想。这回一定不再重蹈覆辙了,假如彼此能互相接纳的话。我向你保证,紧抱你的手,说什么也不放松了。』

       新生的爱意注入寂凉已久的心房,往日不堪的单恋回忆也得以释放,继续童话故事的基调,第七首「丑小鸭」里被忽视的凄凉不限于童话。蓄势待发的手风琴按耐了一会儿,紧接着敲击乐器跟尼龙吉他一拥而上,轻快的歌声开朗地唱道:『「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哪有可能是认真的?」我急忙辩解着。』不过在女人开朗的笑语背后,还隐藏着真正的心意,进入主歌的歌声切换较低的音阶,道出强颜欢笑的内情:『如果真的对你告白的话,得到的回答一定是:「也不会自己去照照镜子!」镜子里,我强装出来的笑容已经开始扭曲变形;假睫毛被不争气的泪珠拉了下来。暗示自己:「偶而也给人家看看漂亮的一面嘛。」真希望不要连他也跟着笑话我。』扬起的副歌又回到表面的笑脸,故作悠哉地随口唱着心酸的玩笑:『唉,今晚我也只能再次装疯弄傻的和你说:「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得来的,同样是全场人无情的取笑。』满街白花一般的美女,就像天鹅一样地美丽,不仅丑小鸭抬不起头来,甚至连心仪的他似乎都为自己的存在感到羞耻。虽然西班牙风味的编曲,散发开放的气息,可是内心不断歌唱的我爱你,却是越唱越畏怯,到最后音量小到听不清楚。「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用玩笑来掩饰爱意的丑小鸭,得到的响应只有羞辱。

       丑小鸭以为美丑是决定爱情的条件,但是牠不知道,就算是像白天鹅一般美丽的白花,也不见得就能得到怜爱,美丑与否未必相关。一切只有让心上人来决定,第八首「有人爱的花;没人怜的花」。爱尔兰竖琴优美的琴音洒落,吉他和弦温顺撩拨,春光明媚,中岛美雪秀雅的吟唱随着摇摆的花朵放送:『红色花朵随风摇摆;受人喜爱的随风摇摆。被人爱怜着露出羞态,红到耳根子上。白色花朵随风摇摆;头低低的随风摇摆。自己感到非常惭愧,因为没有人爱怜。』顺着春风般的乐音,旋律微微挪高白花的忧容,歌者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唱出,爱情里努力也无意义的原因:『假如他只不过是天生就喜欢红色花朵的话,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虽然说,不管是有人爱的花也好,还是没人怜的花也好,春天里的一场花开花落,她们都曾经经历过。』锡笛抽出的高音细长悠远,不管是喜是忧花瓣终究凋落,只是有人爱的红花让人期待下一个春天的到来,而没人怜的白花只有被风带走她无尽的落寞。

       爱情令人难以招架,连应该盛开的花朵都愁眉深锁,就像伊索童话里爱上农夫女儿的狮子,因为爱变成了第九首「无爪之狮」。不过失去爪子不代表就要束手就擒,人生还有新的方向可以走;鼓点引电,雀跃的乐音响起,朝气蓬勃的歌声一马当先,唱出坚定的信心:『就算变成没有爪子的狮子;或者是无法飞翔的海鸥,我仍然是那种不懂得什么叫「绝望」的人。』密集的鼓点持续加温,吉他群协力弹奏的和弦好不快意,飞扬的节奏勇往直前,被回忆羁绊的人儿要告别过去:『今天边流着眼泪,边烧掉那些旧课本。回想起以往在校园不起眼的角落,我总是孤伶伶的一个。决定将自己释放出来,烧掉当年的那些回忆。这是决心要离开这个城市,踏上另一场人生旅途的前一天。』奔放的气氛热度飙升,歌者发射的高音直指沸点,无法压抑的梦想增强信心,今后冷酷的打击就是激励:『用梦想堆积呈现的高度计,就算压抑它;不断压抑它,依旧往上窜升。当我意气消沈,有如即将熄灭的火苗时,「千万别放弃;永远别放弃!」风总是来棒喝我。明天即将展开一段,还无人知晓的辉煌传说。』清亮的歌声高喊起跑线准备,接触未来的门缝透出光芒;萨克斯风急鸣惊风,奋力一跃的无爪之狮破门出闸。写下自己的传说吧,心灵不再被捆绑,回首前尘并非留恋过去,真正的爱必定位在前方。

       虽说回首前尘并非留恋过去,但心头旧伤仍隐隐作痛,留有印痕的记忆要如何清洗?请教深邃美丽的第十首「紫樱」。晶亮的琴音点点降临,钹音掀出一道道清爽的仙气;沉缓的鼓点犹如古老森林的心跳,迟缓地默写岁月的记忆。轻而绵长的吟唱慢慢地拂过,吐露疲倦的心迹:『有个声音对我说:「能忘得了的话就忘了它们吧!」,但是悬挂在心里面的全是无法忘却的往事。让我暂时抛开这些,躺在樱花树下好了。请你抱着我,直到我入眠,将我接引至无忧的彼岸。』袅袅轻烟浮散眼前,轻柔的歌声云渡峻岭,任凭人世间种种的挂怀,逐渐流往漫长的时之空间:『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20年前。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50年前。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纱轻烟淡之际,细絮般的琴音涓涓流过;无法和往事彻底割舍的灵魂,木然地了此余生。麻木无感的当下,匀净清亮的高音点化心结,从悠远的岁月里脱去人世短暂的悲欢:『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100年前。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200年前。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布祖基琴、曼陀林琴、扬琴等等开出优美的音场,复加电吉他磁性的低音拉出纵深,中岛美雪的歌声于此仙境寻幽探胜,胸怀广漠的合声同唱岁月无垠的长歌:『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开天辟地前。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樱花啊;樱花啊...』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心灵渐渐吸收森林中疗伤的芬多精,附着在内心深处的烦忧在紫色花雨下渐渐痊愈。从悠远的过往苏醒过来之后,多少会有倦鸟归巢的向往,想倾听第十一首「大海啊」的海音,往温暖的彼方归去。低沉厚实的效果音延伸过来,对比之下轻脆的声响显得空谷足音,钢琴悄悄开始按了琴键,为童稚纯真的歌声简单伴奏:『海啊,在你哭泣的夜晚,让我为你唱首遥远的故乡的歌曲吧。海啊,在你呼唤我的夜晚,让我为你唱首水手们流传的歌曲吧。』这是一个与大海彼此疼惜的夜晚,歌者亲切地想为大海吟唱,虽说是安慰大海其实也安慰自己,接着节奏快了些许,歌声轻巧地将内心的渴求传向海浪:『现在正是收起船锚准备出航的时刻,有如骑在蓝色的马背一般上下震荡,让我把重压在心灵的所有重荷,通通割舍得一乾二净吧。』其后歌曲回到最初的旋律,不同的是从给予换成寒微的祈请,离乡的游子望眼汪洋茫茫,希冀温柔的大海能带他回家:『海啊,在我哭泣的夜晚,请你把船推送回遥远的故乡去吧。』钢琴轻响,竖琴撩拨泛起水沫,听那提琴弦乐队协力的奏鸣,可以想见海潮起伏的厚重。为迷航的水手叹息,歌唱水手之歌的游子,迷失地向大海叹问梦想的去向,叹问有去无回的船只数目...随着海风的吹拂,游子寻问的歌声淡出天际,大海一如往常地翻覆波浪,冲刷迷惘,默默地推送游子的船只回乡。

       听着海水往复退落的声响,内心郁结的挂碍也化为一片苍茫,而我们跟随中岛美雪的音乐之旅又告一段落了。经历了这张专辑,我们穿上由光阴纺织而成的衣服,听着童话故事,幻想香格里拉,欣赏四季递嬗的美景,度过一千个奇迹的夜晚。然后在故事里寄托自己的情怀,超脱往事的羁绊,走出将来。到最后,沧海桑田的心绪,随着满天紫色花瓣飘零过洋,漫长的人生旅程终于有所归依,由海浪接送我们回到思念的故乡。

       潮起潮落的声音令人心安,游子躺在甲板静静地望着满天星辰,那繁星点点的夜空奥妙非常,他望着望着,看见从宇宙的远处有一条无限轨道延伸过来...

       『抬头仰望夜空星星的轨道吧,吹响玻璃的哨子,发出允许通行的信号。不管是昆虫野兽人类或者鱼类,全向着透明的终点站前进,和下一个宇宙相互连接。』

       童话故事已经说完了,但中岛美雪的奇想才正要开始呢!

       补充说明,全部的编曲由濑尾一三担任。第二首跟第十首的二胡由旅日二胡名家贾鹏芳演奏。在第六首里与中岛美雪合唱的是日本代表性的音乐人佐田雅志(相关资料见页底)。第七首的手风琴由佐藤芳明演奏,他是世界手风琴名人Daniel Mille的弟子。第八首的竖琴是由国际知名竖琴演奏家Stephanie Bennett所演奏,除了国际巡回,她也曾为爱尔兰总理等各国政要献奏。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专辑曲目:

□ SONGS 【トラック (CD) | 曲名 | 作詞 I 作曲 | 編曲 | 演奏時間 (CD)】

01 陽紡ぎ唄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4:05

02 シャングリラ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4:55

03 おとぎばなし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4:56

04 雪?月?花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4:46

05 匂いガラス~安寿子の靴 唐十郎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5:35

06 あの人に似ている 中島みゆき?さだまさし 中島みゆき?さだまさし 瀬尾一三 06:45

07 みにくいあひるの子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5:06

08 愛される花 愛されぬ花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3:59

09 裸爪のライオン 中島みゆき 後藤次利 瀬尾一三 05:30

10 紫の桜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6:24

11 海よ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6:06

Total 58:07

□ MUSICIANS

(※曲毎データ参照)

□ STAFF

Produced by 瀬尾一三, 中島みゆき/ Recorded by Brian Scheuble, 加藤謙吾/ Assisted by Alan Sanderson (Cello Studios, Los Angeles), Dan Leffler (Cello Studios, Los Angeles), Christine Sirois (O'Henry Sound Studios, Los Angeles), 工藤千秋(Epicurus Studios, Tokyo)/ Mixed by David Thoener, Brian Scheuble, Joe Chiccarelli/ Assisted by Dan Leffler (Cello Studios, Los Angeles)/ Mastered by Tom Baker at precision Mastering (Los Angeles)/ Production Supervisor:鈴木道夫/ A&R Director:米谷亮/ Assistant for Mr. Seo:佐藤朋生/ Recording Coordinator:木村孝司, 宮田文雄, 高谷智子(Tokyo), Ruriko Duer, Norio Yamamoto (Los Angeles)/ L.A. Musician Contractor:Suzie Katayama/ Lyrics Translator:Jonathan Katz, 村上博幸/ Photographer:田村仁/ Artwork Designer:荒井博文/ Costume Coordinator:硲武司/ Hair & Make-up Artist:泉沢紀子/ Artist Manager:鈴木康司, 岡崎公一/ Assistant Manager:大嶋史恵/ General Affairs:林篤子, 二宮彩/ Artist Promoter:森脇美緒/ Chief Promoter:菅義夫/ Promoter:米滞隆太/ Sales Promoter:花崎雅芳/ General Producer:長谷川彰介/ DAD:川上源一

□ GOODS

迴紋針筒 新星堂

書套 HMV

HP HANDBAG HOLDER 淘兒唱片

鬧鐘 すみや

筆記本 山野楽器

有美雪字樣的筆記 [A賞] 山野楽器銀座本店

有美雪字樣的文件盒 [B賞] 山野楽器銀座本店

□ RANKING 【種別 | 最高位 | 初登場 | 売上 | 日付】

CD 5 5 37,820 2003/11/04

 

 

 

陽紡唄 /「纺织光阴之歌」

 

 

 Ding Dong Ding Dong 何かが

 Ding Dong Ding Dong 听到了吗?

 Ding Dong, Ding Dong 呼んだよ

 Ding-Dong Ding-Dong  有人叫你。

 小人がかくれてしかけるよ

 小精灵们躲在某处,不知对我们说些什么。

 なたの綿毛 月夜綿毛

 両手えて小人たちがぐよ

 双手捧着阳光和月光的毛线,

 小精灵们正忙着纺织的工作。

 迷子 雨粒迷子

 给迷途的叶子和迷路的雨滴,

 小さな上着を作って着せるよ

 裁件小小的外套让它们穿上吧。

 

 Ding Dong, Ding Dong 何かが

 Ding-Dong Ding-Dong 听到了吗?

 Ding Dong, Ding Dong 呼んだよ

 Ding-Dong Ding-Dong 有人叫你。

 小人がかくれてしかけるよ

 小精灵们躲在某处,不知对我们说些什么。

 Ding Dong, Ding Dong 急げよ

 Ding-Dong Ding-Dong 动作要快,

 Ding Dong, Ding Dong 紡げよ

 Ding-Dong Ding-Dong 不断纺织。

 綿毛刻一刻逃げるよ

 这些光阴的毛线一分一秒快速溜过。

 Sunlight, Moonlight ひとひら

 Sunlight,Moonlight织成一匹;

 Sunlight, Moonlight ふたひら

 Sunlight,Moonlight织成两匹。

 糸遊(いとゆう糸車 小人たちがぐよ

 纺车上头全是游动的细丝,小精灵们正忙着纺织的工作。

 迷子 雨粒迷子

 给迷途的叶子和迷路的雨滴,

 小さな上着を作って着せるよ

 裁件小小的外套让它们穿上吧。

 Sunlight, Moonlight 何かが

 Sunlight,Moonlight听到了吗?

 Sunlight, Moonlight 呼んだよ

 Sunlight,Moonlight有人叫你。

 小人がかくれてしかけるよ

 小精灵们躲在某处,不知对我们说些什么。

 Ding Dong, Ding Dong, Ding Dong??????

 Ding-Dong Ding-Dong …

 

 

 

 

 

シャングリラ/「香格里拉」

 

 

 シャングリラから シャングリラから

由香格里拉前来;由香格里拉前来,

 いつかえの馬車

 总有一日会有马车过来迎接我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说起香格里拉;说起香格里拉,

 幸せ者が辿り着く

 只有非常幸运的人才能够去得了。

 

 こうにはのおっている

 在高岗的另一边,建着一座大伙梦想的城堡。

 もまだったことがない

 从来没人曾去过:

 誰も誰も見たことがない

 从来没有人目睹过。

 

 シャングリラから シャングリラから

由香格里拉前来;由香格里拉前来,

 いつかえの馬車

 总有一日会有马车过来迎接我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说起香格里拉;说起香格里拉,

 幸せ者が辿り着く

 只有非常幸运的人才能够去得了。

 

 たちはしくてりもありはせぬ

 我们这些姊妹淘穷到没有任何东西装饰自己

 野辺に咲く小菊を髪にさし

只好摘下路边的菊花插在鬓边;

 にまといましょう

 幻想将无限美丽的春风穿在身上。

 

 

 きっといつかは 

 肯定将来有一天,

 だれか見初める人がある

 会钓到个心目中理想的金龟婿。

 のドレスに腕輪 水晶手土産

 到时候穿上丝绸华服;戴上纯金手镯,拿水晶制的靴子当伴手来看你们,

 水晶の靴を手土産に

 用水晶制的靴子当伴手来看你们。

 

 シャングリラから シャングリラから

由香格里拉前来;由香格里拉前来,

 いつかえの馬車

 总有一日会有马车过来迎接我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说起香格里拉;说起香格里拉,

 幸せ者が辿り着く

 只有非常幸运的人才能够去得了。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シャングリラには

 说起香格里拉;说起香格里拉,

 幸せ者が辿り着く

 只有非常幸运的人才能够去得了。

 

 

 

 

 

おとぎばなし/「童话故事」

 

 

 いちばんきなばれる

 能够和最爱的人结为连理的幸运儿,

 幸せ者は 稀なことね

 一定少之又少吧。

 いちばん好きな人は いつだって

 对于最爱、最爱的那个人,

 遠く見守るだけなのね

 我总只能从远处默默望着他。

 

 

 

 かれと 父母

 らないれてくる

 父母亲带个陌生男子来对我说:『他最适合妳了』

 どうにでもなれと うなずいて

 心灰意冷的点点头,

 自分つける

 我故意要伤害我自己。

 

 おとぎばなしをかせてよ

 请对我说一段童话故事,

 恋はかなうと聞かせてよ

 肯定的告诉我:爱情一定有圆满的结局。

 

 子供のうちに小指の先に

 ばれている 赤

 年幼时便绑在小指头前端的红线啊,

 あの人じゃない人へ続くなら

 如果另一端不是他的话

 にほどけてしまいなさい

 干脆让风吹断算了。

 

 昔にくわしい人々が

 有能力算出过往的这些术士们,

 私に明日を指し示す

 给我的将来做了同样的开示。

 無謀

 ぬまでつかとられる

 责骂我:「妳抱着这种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打算持续到阖上眼为止吗?」

 おとぎばなしをかせてよ

 请对我说一段童话故事,

 恋はかなうと聞かせてよ

 肯定的告诉我:爱情一定有圆满的结局。

 

 かなうか かなわないか 確かめて

 谁也无法预料某段爱情能否顺利成功,

 恋を始めるわけでは ないものね

 这才决定要不要开始。

 

 おとぎばなしを聞かせてよ

 请对我说一段童话故事,

 恋はかなうと聞かせてよ

 肯定的告诉我:爱情一定有圆满的结局。

 

 おとぎばなしをかせてよ

 请对我说一段童话故事,

 恋はかなうと聞かせてよ

 肯定的告诉我:爱情一定有圆满的结局。

 

 おとぎばなしをかせてよ

 请对我说一段童话故事,

 恋はかなうと聞かせてよ

 肯定的告诉我:爱情一定有圆满的结局。

 

 

 

 

 

雪 月 花/「雪 月 花」

 

 

 シーツの波間にあなたをしていた 探せるとった

 在紊乱的床单中找寻你;以为一定能够找着。

 会いたくて固く抱きあっていても もっと会いたいと思うばかり

 想你想的快发疯,就算死命的抱着你,还是期待能跟你再更亲近。

 どこへゆけばあなたにえる あなたに 不思議がられる

 问了让你困惑的问题:「我到底要到哪里才能够见到你?」

 会ってるよとあなたは笑う 

 你笑着回答说:「这不是见着了吗?」

 もっと会うと私はねだる

 唉,我要的并不只是这样子。

 なんにもわかっていない人ね

 哼,你从来就没懂过我的心。

 

 雪 月 花 移ろわないのが恋心

 雪 月 花,不随着季节变换的唯有这颗爱恋你的心。

 雪 月 花 ひたすらつのるばかり Ah???

 雪 月 花,无法控制的爱上你。Ah

 

2.

 何かを私に与えてくれるならば ひとつだけ与えて

 如果你愿意给我某些东西的话;求你只要给我一样就好。

 自由をください あなたをしてもいいという自由だけをください

 我只祈求你能施舍给我自由;让我能全心爱你的自由。

 して 縛らないで

 求你快点替我松绑;求你不要束缚我。

 あなたなしで生きる未来の淋しさから 自由にしてよ

 请你快点让我从预料中没有你的未来的寂寞感中解脱吧。

 なんにもわかっていない人ね

 哼,你从来就没懂过我的心。

 

 雪 月 花 移ろわないのが恋心

 雪 月 花,不随着季节变换的唯有这颗爱恋你的心。

 雪 月 花 ひたすらつのるばかり Ah???

 雪 月 花,无法控制的爱上你。Ah

 

 

 雪 月 花 移ろわないのが恋心

 雪 月 花,不随着季节变换的唯有这颗爱恋你的心。

 雪 月 花 ひたすらつのるばかり 

 雪 月 花,无法控制的爱上你。

 

 雪 月 花 移ろわないのが恋心

 雪 月 花,不随着季节变换的唯有这颗爱恋你的心。

 雪 月 花 ひたすらつのるばかり Ah???

 雪 月 花,无法控制的爱上你。Ah

 

 

 

 

 

 

匂いガラス~安寿子の靴 /「氤氲着情感的玻璃碎片」~「安寿子的鞋子」

 

 

匂いガラス/「氤氲着情感的玻璃碎片」

 

 

 お話ししましょう

 让我来跟你说段故事,

 かがなくし 誰かがった

 关于某人遗失了、某人又捡拾到的一块...

 甘くて酸っぱい

 リンゴのような

 匂いガラスの さわりをね

 闻起来酸酸甜甜,有如苹果般味道的玻璃的古老故事;

 而这块玻璃的质感如何,我会让你透过这段故事去感受到。

 

 

 それからあとは あなたの

 今をときめく都での

 这些都还只是故事的刚开始,

 你将会发现自己置身现代京师的生活如电光火闪;

 胸に刺さったガラスのかけら

 匂うほどに 疼くのは

 还有插在胸口的那块玻璃,

 随着它的味道越是扩散胸中的痛楚也越是深刻。

 恋も知らない

 カイとゲルダの

 (引人痛楚的味道)驱使我们进入一段故事,

 一段凯与瓂怛情窦未开之前的故事。

 

 

 ガラスがみちびく 怪しの日記

 这块玻璃将引出一本不寻常的日记,

 ししましょう

 これからね

 让我俩来述说它吧,这就开始了。

 

 

 

安寿子の靴 /「安寿子的鞋子」

 

 こうして いつも時計はまわる

 开天辟地到现在,水时钟总是转动个不停,

 水に流すつもりでまわり

 顺应着流水而转动不已。

 にさからう時間をさがす

 为了寻找逆流的时间,

 涙は折れた水の針

 泪珠就像是折断了的水制时针。

 

 でもでもと 水ちた時計

 流れのおきてにさからう子だって

 不过不过为了找寻掉进水里的时钟而逆流而上的孩子,

 波はきっと好きだというよ

 水波一定会喜爱上他才对。

 

 

 こうして いつも時計はめぐる

 就这样流水的时钟不断反复走着,

 水に落ちた靴までまわり

 连掉落进水里的鞋子也旋转个不停。

 赤いかかとをもたげてゆれる

 水轻轻扶着鞋跟摇摆着,

 流れて歩めば水の町

 顺流而下有如走在水中街道一般。

 

 でもでもと 水に落ちた思い出拾い

 流れのおきてにはむかう子だって

 但是但是对于拾起掉落水中的记忆而反抗流水的准则的孩子,

 波はきっと好きだというよ

 水波一定会喜欢上他才是。

 

 

 

 

 

あの人に似ている / 你很像他

 

 

1.

 Him: 昔 哀しい恋をした

 以前有过一段椎心刺骨的感情,

 Her : 街はきれい 人がきれい

 好美丽的城市;装扮亮丽的人们;

 

 Him: その人を 護ってやれなかった

 我连她这么一个人都没办法照顾好。

 Her : 嘘がきれい 誰もがあこがれた

 无数美丽的谎言。 这个所有人憧憬的地方…..

 

 Him: その日 この胸は毀(こわ)れた

 分手那一天我的心也在同一时间死掉了。

 Her : 流れ住んで 今日でちょうど

 漂流此处……转眼间,今晚恰好是…….

 

 Him: 鍵をかけ 窓さえ 塞いだ

 早已将对外的门户落下重锁;所有窗口也全部封闭。

 Her : 千の夜を 数える今夜です

 第一千个夜晚。

 

 Him: なのに いつから この部屋に来た

 却为何,不知觉间,来到了妳的住处。

 Her : 私変わったと思う 髪型も話し方も

 我觉得自己有些不同了;像是发型或者说话的语气。

 

 Him: 気付かないうちに 君は???

 在不知不觉间,感到妳彷佛像是………

 Her : なのにがつけば不思議 De Ja Vu それとも偶然

 为何不知觉中发生如此不可思议、似曾相识、或者纯粹是偶然的事件。

 

 Both: あの人に似ている 涼し気な横顔から

 在不知不觉间,感到妳彷佛是她,甚至从一副不在乎样子的侧面表情开始

 Both: 時折 淋し気な 眼差しまで

 到偶而流露出来的寂寞眼神也很神似。

 Both: あの人に似ている 明るく振る舞う処も

 感到你彷佛是他,甚至是强装出来的开朗,

 Both: 時折 のぞかせる 心の中まで

 以及偶而流露出真性之处都很相似。

 

 

2.

 

 

 Him: 昔 切ない恋をした

 以前有过一段令人心酸的感情,

 Her : 片思いに 泣いたことが

 为了不堪回首的单恋而哭泣……

 

 Him: 約束を 守ってやれなかった

 我没有做到给她的承诺。

 Her : ありましたか あなたも今までに

 你可曾有过这样的经验吗? 到如今我才发现你…….

 

 

 Him: その日 涙が聴こえた

 分手那一天,几乎可以听到自己泪水掉落的声音。

 Her : 昔々 会ったような

 像是许久许久以前见过的

 

 Him: もう二度 誰かを 愛せない

 觉悟再也无法爱上任何人了,

 Her : 覚えている 気がする あなたです

 留有印象的那个人。

 

 Him: なのに こうして 君とめぐり逢い

 却如此的和妳相遇,

 Her : 私、わがままでしょうか

     困らせているでしょうか

 你觉得我很任性吗?

 是不是常常让你一个头两个大?

 

 Him: 雪が そっと融けてゆく

 心中堆积的冰雪正在悄悄的溶去。

 Her : 憧れただけの恋の 思い出が胸に痛い

 这种单方面爱恋上他人的回忆,让我心胸苦楚起来。

 

 

 Both: 今度は大丈夫 もしも許し合えたなら

 这回一定不再重蹈覆辙了,假如妳肯接纳我的话。

 Both: 必ず 抱きしめた 夢はほどかない

 我向你保证,这次一定会紧紧抱住我俩的梦想。

 

 Both: 今度は大丈夫 二人許し合えたなら

 这回一定不再重蹈覆辙了,假如彼此能互相接纳的话。

 Both: 必ず 抱きしめた 腕はほどかない

 我向你保证,紧抱你的手,说什么也不放松了。

 

 

 Both: あの人に似ている 涼し気な横顔から

 在不知不觉间,感到妳彷佛是她,甚至从一副不在乎样子的侧面表情开始

 Both: 時折 淋し気な 眼差しまで

 到偶而流露出来的寂寞眼神也很神似。

 Both: あの人に似ている 明るく振る舞う処も

 感到你彷佛是他,甚至是强装出来的开朗,

 Both: 時折 のぞかせる 心まで

 以及偶而流露出真性之处都很相似。

 

 

 

 

 

みにくいあひるの子/「丑小鸭」

 

 

1.

 冗談だよ 本気うはずないじゃないか

 「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哪有可能是认真的?」

 をみろよと 言われるのがおち

 我急忙辩解着。

 

鏡の中では つくり笑いがゆがむ

 にじんだ涙で つけまつげがはずれる

 如果真的对你告白的话,得到的回答一定是:「也不会自己去照照镜子!」

 镜子里,我强装出来的笑容已经开始扭曲变形;假睫毛被不争气的泪珠拉了下来。

 たまには いいとこみせてもいいじゃないか

 あの人まで 笑わないでいてほしかった

 暗示自己:「偶而也给人家看看漂亮的一面嘛。」

 真希望不要连他也跟着笑话我。

 

あゝ 今夜も私は おどけていうしかない

 してます 愛してます なお

 唉,今晚我也只能再次装疯弄傻的和你说:「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

 得来的,同样是全场人无情的取笑。

 

2.

まひるの町には 白い花びらみたいに

 「在阳光普照的大白天,

 きれいな娘が いくらもいるというのに

 街上不知道有多少像盛开的白花般的妙龄女郎,

 わざわざこいつをれてきたのは だれだ

 到底是那个家伙带这种货色来的?」

 あの人は 俺じゃないよと顔をそむけた

 我注意到他急忙把脸撇了过去,像是在说:「不是我啦!」

 

 

 あゝ 今夜も私は おどけていうしかない

 してます 愛してます なお

 唉,今晚我也只能再次装疯弄傻的和你说:「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

 得来的,同样是全场人无情的取笑。

 

 

 あゝ 今夜も私は おどけていうしかない

 してます 愛してます なお

 唉,今晚我也只能再次装疯弄傻的和你说:「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

 得来的,同样是全场人无情的取笑。

 あゝ 今夜も私は おどけていうしかない

 してます 愛してます なお

 唉,今晚我也只能再次装疯弄傻的和你说:「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

 得来的,同样是全场人无情的取笑。

 

 

 

 

 

される花 愛されぬ花 /「有人爱的花;没人怜的花」

 

1.

 ゆれる 愛されてゆれる

 红色花朵随风摇摆;受人喜爱的随风摇摆。

 されてそめて 恥じらっている

 被人爱怜着露出羞态,红到耳根子上。

 白い花ゆれる うつむいてゆれる

 白色花朵随风摇摆;头低低的随风摇摆。

 されることなくて 恥じらっている

 自己感到非常惭愧,因为没有人爱怜。

 

 

 あの人が ただ赤い花を

 生まれつき好きならば それまでだけど

 假如他只不过是天生就喜欢红色花朵的话,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

 される 愛されぬ

 虽然说,不管是有人爱的花也好,还是没人怜的花也好,

 咲いて散るひと春に 変わりないのに

 春天里的一场花开花落,她们都曾经经历过。

 

2.

 赤い花枯れる 惜しまれて枯れる

 红色花朵枯萎了,在令人挽惜下枯萎了。

 次の春次の春 待ちわびられる

 让人迫不及待下一个春天、下一个春天能早早来临。

 白い花枯れる 音もなく枯れる

 白色花朵也枯萎了,没人在意下枯萎了。

  遠くへえる

 被风吹着、被风吹着,消失在遥远的彼方。

 

 あの人が ただ赤い花を

 生まれつき好きならば それまでだけど

 假如他只不过天生就对红色花朵无法忘怀的话,

 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

 される 愛されぬ

 不管是有人爱的花或没人怜的花,

 咲いて散るひと春に 変わりないのに

 经历一场花开花落的春天的这一点上,

 是完全没两样的。

 

 される 愛されぬ

 虽然说,不管是有人爱的花也好,还是没人怜的花也好,

 咲いて散るひと春に 変わりないのに

 春天里的一场花开花落,她们都曾经经历过。

 

 

 

 

 

裸爪(はだし)のライオン/「无爪之狮」

 

1.

 

 裸爪のライオン 飛べないカモメ

 就算变成没有爪子的狮子;或者是无法飞翔的海鸥,

 まだ あきらめを覚えていない者

 我仍然是那种不懂得什么叫「绝望」的人。

 

 今日 僕教科書いた

 涙をぬぐいながら

 今天边流着眼泪,边烧掉那些旧课本。

 校庭の隅で いつもひとりだった

 回想起以往在校园不起眼的角落,我总是孤伶伶的一个。

 あの日々いた 

 决定将自己释放出来,烧掉当年的那些回忆。

 りついたてて 旅一日前だった

 这是决心要离开这个城市,踏上另一场人生旅途的前一天。

 

 ハートが数える高度計(アルティメーター)

 用梦想堆积呈现的高度计,

 押さえても 押さえても つのってゆく

 就算压抑它;不断压抑它,依旧往上窜升。

 めげそうな めげそうな炎を

 当我意气消沈,有如即将熄灭的火苗时,

 眠るなと 眠るなと 風が殴る

 「千万别放弃;永远别放弃!」风总是来棒喝我。

 らない 明日はじまる伝説

 明天即将展开一段,还无人知晓的辉煌传说。

 

2.

 

 もう あの場所にはりつけられない

 从此我的心灵不再被那个地方捆绑住了,

 しはくけど

 なつかしさは 愛

 虽然有时会想想它,但那只是怀旧而已并不是爱恋。

 もっときな場所ができる きっと

 绝对能找到更喜欢的新世界,一定会的。

 

 ハートが数える高度計(アルティメーター)

 用梦想堆积呈现的高度计,

 押さえても 押さえても つのってゆく

 就算压抑它;不断压抑它,依旧往上窜升。

 めげそうな めげそうな炎を

 当我意气消沈,有如即将熄灭的火苗时,

 眠るなと 眠るなと 風が殴る

 「千万别放弃;永远别放弃!」风总是来棒喝我。

 らない 明日はじまる伝説

 明天即将展开一段,还无人知晓的辉煌传说。

 

 ざしたドアをこぼれて

  スタートライン

 关闭着的门缝透过来的光,有如一条指引我前行的起跑线。

 

 裸爪のライオン 飛べないカモメ

 就算变成没有爪子的狮子;或者是无法飞翔的海鸥,

 まだ あきらめを覚えていない者

 我仍然是那种不懂得什么叫「绝望」的人。

 

 裸爪のライオン 飛べないカモメ

 就算变成没有爪子的狮子;或者是无法飞翔的海鸥,

 まだ あきらめを覚えていない者

 我仍然是那种不懂得什么叫「绝望」的人。

 

 

 

 

 

紫の桜/「紫樱」

 

 

 忘れてしまえることは忘れてしまえ

 有个声音对我说:『能忘得了的话就忘了它们吧!』,

 忘れきれないものばかり

 但是悬挂在心里面的全是无法忘却的往事。

 桜のもとに横たわれ

 让我暂时抛开这些,躺在樱花树下好了。

 抱きしめて 眠らせて

 请你抱着我,直到我入眠,

 彼岸へ帰せ

 将我接引至无忧的彼岸。

 

 桜  桜  20年前に

 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20年前。

 桜  桜  見たものを

 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

 桜  桜  50年前に

 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50年前。

 桜  桜  見たものを

 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

 

2.

 れをげてえてゆくものはない

 就算道了别,

 却没有任何事能就此一刀两断。

 思いがけないことばかり

 残されることが生きること

 件件意料外的状况不断试炼着我,如今能做的只不过是木然的活下去罢了。

 抱きしめて 眠らせて

 请你抱着我,直到我入眠,

 彼岸へ帰せ

 将我接引至无忧的彼岸。

 

 桜  桜  100年前に

 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100年前。

 桜  桜  見たものを

 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

 

 桜  桜  200年前に

 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200年前。

 桜  桜  見たものを

 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

 

 桜  桜  果てしなく前に

 樱花啊;樱花啊,请告诉我开天辟地前。

 桜  桜  見たものを

 樱花啊;樱花啊,你所看到的一切。

 

 

 

 

 

海よ「海啊」

 

 

 海よ おまえが 泣いてる夜は

 海啊,在你哭泣的夜晚,

  故郷 歌おう

 让我为你唱首遥远的故乡的歌曲吧。

 海よ おまえが 呼んでる夜は

 海啊,在你呼唤我的夜晚,

  舟乗りの 歌おう

 让我为你唱首水手们流传的歌曲吧。

 

   はいま いかりをあげて

   现在正是收起船锚准备出航的时刻,

    揺れるように

   有如骑在蓝色的马背一般上下震荡,

   心の荷物たちを

   让我把重压在心灵的所有重荷,

   捨てにゆこうね

   通通割舍得一乾二净吧。

 

 海よ わたしが 泣いてる夜は

 海啊,在我哭泣的夜晚,

  故郷 舟べよ

 请你把船推送回遥远的故乡去吧。

 

 

 海よ おまえは 覚えているか

 海啊,你可还记得?

  舟乗りの 夢行方

 那些年轻船员曾怀抱着的梦想的去处。

 海よ おまえは 覚えているか

 海啊,你可还清楚记得?

 そして 帰らない 小舟の数を

 那些有去无回的船只到底有多少。

 

  この歌は 舟乗りの歌

   这首歌是水手们的歌;

   若い 舟乗りの歌

   是那群年轻水手们的歌,

   故郷の島を 離れ

   他们远离美丽的岛屿故乡,

   今日もさまよう

   今天仍然迷失在他方。

 

  わたしを 愛するならば

 海啊,假如你疼爱我的话,

 今宵 故郷 舟べよ

 今晚求你把船推回遥远的故乡。

  わたしを 愛するならば

 海啊,假如你疼爱我的话,

 今宵 故郷 舟べよ

 今晚求你把船推回遥远的故乡。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曲目信息:

1.

       夜会11冬季花园的歌曲,在夜会12的时候又加了歌词。

2.

       夜会6的歌曲,二胡的部份由旅日二胡名家贾鹏芳先生演奏。据说他听到旋律时问美雪说:「这是中国民谣吗?」的时候美雪举起胜利手势(似乎觉得被误认成中国民谣很高兴的样子)。贾鹏芳的官网:http://www.jiapengfang.com/

3.

       提供给药师丸博子的歌曲。

4.

       提供给工藤静香的歌曲。

5.

       唐十郎填词的歌曲,也是NHK同名连续剧的主题曲。

       跟两则童话故事有关:

       安寿子:幼小的安寿姬和厨子王丸跟着母亲寻找父亲,却被人蛇集团给卖掉。妈妈卖到佐渡;兄妹被三庄太夫买走,从事制盐和砍材的苦工。有一天兄妹趁着没人注意时逃了出去,顺着河往上走。妹妹终于力尽而亡。厨子王丸立志要报仇。最后杀了坏人;前往佐渡找到已经哭瞎了的母亲。

       雪之女王: 女王念着咒语:下大雪吧;下大雪吧。当下附近便成为一片银色世界。下大雪的日子,雪之女王总要来诱拐小孩子们。 有3个恶魔拿着镜子在冰上游玩,这个镜子有能力把美丽温柔的心变成丑陋恶毒的心。3个恶么在玩耍时把镜子弄破了,玻璃碎片飞散了出去。这时,青梅竹马的凯和瓂怛正在堆雪人玩,一个小碎片飞进了凯的眼内!凯变成了很坏很坏的人。某天他一个人在玩耍,刚好被雪女王带走。瓂怛独自前往救援。途中在山上遇到一个女孩,听了她的故事后借给她一头能跑很快的糜鹿。到了冰城找到了凯,但是他忘了她。瓂怛伤心的流下眼泪;凯也跟着流泪,玻璃碎片就流了出来。他想起了她,两个人高兴的回家去了。(感谢wen的提供)

6.

       和佐田雅志合写的歌曲。原本是为高仓健和奈木裕江两位所写的歌,当时他们的制作人酒井政利 和音乐制作宇崎竜童跟中岛和佐田邀歌,中岛负责女生和副歌的部份、佐田负责男生的部份。美雪的「恶女」大红之后,佐田写过一首叫「麻里子」的歌曲,因为「麻里子」是恶女里面出现的人物被认为是响应恶女之作。

       佐田雅志是日本代表性的民谣歌手,除了作词作曲之外,多才多艺,电台主持人、小说家、演奏家、电影导演等等各方面都有卓越的成就。在台湾,传言他的作品恋爱症候群的歌名、歌词旋律和某歌手的同名歌曲非常相似。此外,歌手张善为曾经翻唱他的关白宣言。由他的小说所改编的电影「解夏」也预定在台湾上映。

       参考网页:

       http://page.freett.com/NonSection/renaisyoukougun.htm

       其实,也不用这么隐晦,(可能是作者在台湾),某歌手是黄舒骏,他的第二张专辑《雁渡寒潭》(1989年),有一首同名歌《恋爱症候群》,旋律相同,但是黄舒骏却署名自己作词作曲,而没有说是翻唱。当时还引发了讨论,和对黄的批评。如果大家能登陆到台湾的这个网站,可以看到一些介绍:

       http://mypaper.pchome.com.tw/billdn/post/1322021277

       资料来自黄舒骏的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tw/%E9%BB%83%E8%88%92%E9%A7%BF

       附上黄舒骏的《恋爱症候群》:

       http://music.baidu.com/song/1154596/5806119e240854253fc6#0-qzone-1-14194-d020d2d2a4e8d1a374a433f596ad1440

7.

       写给研ナオコ提供曲,也是戏剧「给大人的童话」主题曲。里面手风琴由佐藤芳明演奏。佐藤芳明的官网:http://www.geocities.jp/acc_sssaaatttooo/

8.

       写给三田宽子的提供曲,据说中岛美雪是看了许多三田宽子的资料才为她量身订作出来。

       曲中竖琴演奏家 Stephanie Bennett 与美雪的合照见:

       http://www.harpworld.com/nakajima.html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这照片,过曝了,谁拍的呀)

9.

       写给工藤静香的提供曲,似乎跟伊索童话有关。

10.

       夜会10海啸的歌曲,专辑版的唱腔与编曲与夜会版大不相同。在美雪的长篇诗「海啸」里面把jacaranda叫做紫樱,在夏威夷的日本人看到jacaranda会想起樱花。见图:

       http://date.pobox.ne.jp/Miyuki/Jacaranda/0106P20.jpeg

       这个网址根本打不开,为大家在新华网找了一张紫樱的照片:

中島みゆき[Album30][2002] 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11.

       隐藏在出道专辑的名曲。新版本里的海浪声音是采集大自然声音的名人Dan Gibson所提供,他的公司是大自然声音世界第一品牌Solitudes,拥有数十年的自然录音经验。「大海啊」是一首相当老的旧歌,山叶音乐的最初元老川上源一先生非常喜爱它。在专辑发行前一年5月川上以91岁的高龄亡故,而翌年童话故事这张专辑里又收录了这首歌。美雪的歌迷们认为美雪再次演唱这首歌应该是在追悼川上源一先生。

       翻译:除了「氤氲着情感的玻璃碎片」由竑广编译自保母先生的英译,其他都是wen的作品。

 

 

这一段时间,我要转发的关于中岛美雪的博文,完全是因为得到了QQ群“中島みゆき后花园”(220228545)群主“风里尘”的无私帮助。文章内容是台湾的一个中岛美雪迷“竑广”所写,文章内容严谨且权威。但是“竑广”的网站在大陆是访问不到的。于是,我经过两个多月的整理,重新排版,加入图片和一些试听,转发在这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